斑驳旎

偷得浮生半日闲:

晚到的七夕贺图.....那就祝大家,七夕节后一天快乐好了!! 给最棒的镇魂女孩的一封信。




四张图有点长……😂




 PS:信里的梗都来自原著番外~ 最后两句话是剧版镇魂微博发过的 。

一封写给性侵者的信

维庸:


       你考虑过你身边的人吗?我不清楚那些人到底是谁,我对你毫无了解,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天晚上你不仅仅只是袭击了我,我是一名女儿,是朋友,是姐姐,是学生,表姐,侄女,是邻居,我是站在地铁站咖啡馆里为每个人端上咖啡的服务生,所有和我有所关联的人形成了我所在的团体。你袭击了这个团体里的每一个人,你破坏了我誓死捍卫的真理,所有人所代表的真理:“世界上好人比坏人多得多。”


      但是,我决定不让这次意外使我失去对我的团体或是人类的信念。我想起2005年7月7日的伦敦恐袭爆炸案,那时的伦敦市长,甚至我的父母,都坚持我们第二天仍然乘坐地铁,我们不会被那些恐怖分子所威慑而做出改变。


      你对我进行了袭击,但是现在,我会继续我的生活。我所在的团体不会觉得走夜路回家不安全,我们搭乘最后一班地铁回家,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因为我们不会把一种想法深植入脑,那就是不安全。


      当团体内的成员受到威胁时,我们就像一支军队一样,团结一致。而且,这场仗,你不会赢。


————————


*全文出自TED演讲 演讲者 Ione Wells


*最近发生的事情很糟糕,我希望你不要失去对生活的热爱,我希望你自由而热烈地活着,我希望你还愿意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


*如果因此而对这个世界而悲观不就刚好正中这些施暴者的下怀了么,他们唯恐天下不乱,而我们就是要让他们知道,邪不压正,光明永远能涤荡一切黑暗。我们都是这个团体中的一份子,我们都是女儿或儿子,是朋友,是同学,是邻居,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我一直坚信,这个社会大部分人是好的,我也相信这个社会会变好的。借用抗战时期一句话,“万语千言,我们只想告诉大家一句话,中国会有办法的。”


*演讲链接我会放在评论里 全长14分钟 希望每个你都能看到

出本占tag
要搬家了不想搬重重的东西,所以想把本子出给还没看过的宝宝们
欢迎私聊咨询哟~

靖苏本

元祐年间遗事  40
谁令白衣送酒+番外江南载酒行 40
无双 50
倾国 50

诚台本
救赎(短篇小说集)+明日安 50

【凯歌】假如凯歌上了亲爱的客栈 琐碎后续

不理解你的人有很多,他们很快就把你忘记。可理解你的人也有很多,他们会一直记挂着你。。。这句话把我看泪目了。。想被人理解真的好难啊


零00松鼠:

从前想到的故事的未完待续片段,完善了一下,存在电脑也不见光,就放上来~


纯属片段,大概可以拼凑一个完整故事线,因为我实在不会写综艺体,就这样吧哈哈哈




纯属瞎掰!!!!




不完整剧情














关于微博上的拥抱梗


 


胡歌:哎!我想起来一个梗,就、就在微博上的一个梗!说什么拥抱就会消失……


王凯:什么鬼拥抱就消失盒盒盒……(被胡歌一瞥瞬间收敛)好好好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胡歌努努嘴,兴头还没有消:就是说,有两个人,当一个人怀着爱意拥抱对方的时候,如果对方一样爱你,你就不会消失,如果对方不爱你,那么你就会慢慢从世界上消失不见。就是微博上刷到的一个段子,挺有意思的挺文艺的……


黎小严听了也觉得有趣,还没说什么就见王凯一把抱住胡歌又松开。


王凯:也没事儿啊


胡歌笑骂:你严肃点儿!人家是有正式流程的……


王凯点头:嗯嗯,好,你说。


胡歌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好像是这样,首先,我得问你,我能抱你吗?然后你就回答可以。再然后,我会问,会死吗?最后你要说,不会!然后就可以开始了。


见王凯一直点头,胡歌更加来劲:王凯,我可以抱你吗?


王凯:不可以。


胡歌:……


王凯:噗盒盒盒盒……好吧好吧,来来来,我可以抱你吗?


胡歌:可以。


王凯:会死吗?


胡歌:不会。


然后王凯一把将胡歌抱过来很快又分开。


胡歌微微瞪大眼睛一副惊讶害羞状:哦!凯哥,原来我们是相爱的!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盒盒盒盒盒盒盒……


 


 


 


四十岁老男人的相依为命


 


王凯:哎小年轻小情侣就是好啊……唉……我一个奔四的老人家。


胡歌摇头:哎王凯,要不我俩就将就着过得了!


王凯微微一笑,可两人几乎背对背,却只有对着王凯的镜头感受到这个回应。


王凯一直专心捣鼓着糯米。


【您的戏精搭档已掉线】。


尴尬。


胡歌一说完话厨房就安静如鸡,不爽:王凯你怎么不理我!


王凯:没有啊。


胡歌:我刚刚说了啥?


王凯:我听见了听见了!(转过头微笑)


胡歌(抿嘴笑,微眯着眼):你在干嘛呢?


王凯:做糯米包油条,之前学了几下。


胡歌:给谁吃?


王凯:给你给你,行了吧?


胡歌(凑过去):能给多少人吃啊就这么点?


王凯(扭头对视):只给你一个人吃啊。【蜜汁微笑】


胡歌:(一懵,立即欣慰点头,眼睛带着温柔)诶哟喂~行。


王凯:其实是我糯米买少了盒盒盒盒盒盒盒……


胡歌:那你的坤坤(某嘉宾)怎么办啊?


王凯:什么叫我的……盒盒盒,那也是你儿子好吗?算了算了,我给你,你给他,结了。(游戏演过儿子


胡歌:我要不给呢?【幼稚的微笑】


王凯:(没好气)不给拉到,还差这一口啊少得只够塞牙缝的?


胡歌:你也知道少哈哈哈哈,客栈这么多人呢,你这儿真的一人一口没了。


王凯:哎别念我,不是说刚开始只给你一个人做吗?


胡歌:拉倒吧你……


王凯:哎别不信,我这就、就是、【严肃到结巴】就是给你一个人做的……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胡歌:就就就是……行行行,我信了,表扬你成不?好了把那弄完来帮我把这菜洗了。


 


 


 


 


关于某些异口同声心有灵犀的想法


 


“不然他们一人一份?”胡歌。


“他们一人一份?”王凯。


“哈哈哈哈你就能知道我想什么……”


“那是,也不看我多聪明。”胡歌把餐巾折好递给他,每一个音都拐着弯儿似的,笑得低调又调皮,挑了挑眉,摆出正经模样,“我是不是特完美?嗯?”哪有对着别人的谨慎。


“是是是,特完美特完美。”王凯摆好餐巾继续掰豆角,又小声嘀咕着:“你就算蠢成猪,在我心里也特完美。”


“你说啥?”胡歌笑弯了眉眼,看着他,“再说一遍?”【嘴咋那么甜今天?】


“我说,”王凯恢复了正常的音量,“我觉得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和智商没什么关系。是吧?”【挑眉】


胡歌看他一眼抿嘴直笑。【满室粉红】


 


 


 


 


看着镜头里的我们,我就在想。


王凯啊,真希望,我们永远活在戏里面,永远不散场。


我要如何告诉你,我的本色出演,我的入戏和出戏,都因为你,变得快乐又痛苦。








《亲爱的客栈》结局,胡歌读信环节


 


“诶,最后一封吗?哦,不是,还有一封。咳,来了啊。哇,老多了。”


“亲爱的老胡!”


“嗯咳,今天我们一起……游……游玩,这什么字儿啊这么丑。我看着你在黑暗的洞里,被火光照耀的笑脸,突然觉得你很……美。什么叫突然觉得你这人……好好好,继续。”


也许是猜到这信走的是煽情风,他也就读得温柔缓慢下来。


“我本就知道你好看,可是那一刻,我觉得有些不一样,像是终于知道要怎么形容你。


嗯……这是一个不怎么美丽的形容,所以不要有所期待。


我们每个人,就像一颗刚出蚌的珍珠,在人生这条泥沼大道越滚越远,滚得越远,我们身上的尘土就越厚,混着雨后青草的芬芳。这些尘土越磨越圆滑,越沉淀越敦厚,明亮,渐渐成为我们的保护壳。大多数人,像我,我们的保护壳都是硬硬的一层,随着我们的阅历越来越厚实。而你,经历的几乎比我们都要多,都要早,你的保护壳看起来比我们的还要厚。可是我知道,其实不是看起来那样的。你的壳儿分两层,外面的那层是软的,连着肉,里面那层是硬的,连着心,路上有什么石头磕着碰着了,软总拼不过硬——你几乎是无坚不摧的,却又是极易受伤的。我知道这个比喻对你来说不够美丽,但我实在词穷,想不出别的了,要知道,我认识你这么久,也是现在才想好措辞。


你总说你不够勇敢,但其实你又承受得住所有选择背后的最坏结果,你总喜欢和自己较劲要求多多,但最后向别人妥协的往往是你。你在人生的选择上非常明智,这本是好事,可你在抉择的时候总会痛苦,总会觉得自己本应该做得更好——可是胡歌,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完美的人,完美的事。每个选项都会带着烦恼,而你,其实已经做得很好。


老胡,你总说羡慕我,拿得起放得下,可是你其实也是一样的,不过是过程曲折了些,你现在得到的一切就能证明这点。我知道你痛了也不打紧,你最里面的壳儿硬着呢,轻易不能凹下去。但你还有我,还有我们,不管是真的痛还是无病呻吟,外面那层软软的连着肉的壳儿,我们都可以帮你护着。胡歌,不理解你的人很多,他们很快就会把你忘记,可理解你的人也有很多,他们会长久地记挂你。不论你退缩还是前进,我希望你永远快乐,像今天的火光之下,那样无忧无虑。


我相信你,如同相信我自己。”


“你……你这人,还不是最后一封呢!我都哭成这样了怎么办啊……真是……”


他强忍着,脸上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打了一下挡着半边脸的王凯,抹一把眼泪继续拿信:“最后一封了……我看看……”他刚看几眼就翻了个白眼,刚刚那些复杂的情绪一下子没了,没好气地把信砸给好奇凑过来的黎小严。


“说什么……我看看,最后一天,感谢亲爱的客栈,让我遇见了亲爱的你们,这二十二天,你们给了我一段非常难忘的回忆。至于老胡,想来你上一封信已经哭够了,这一封就不煽情了,你是最好看的么么哒……哈哈哈哈哈……”


 


 


 


恋情曝光后胡歌单人采访


 


对于来《亲爱的客栈》,您会觉得有什么遗憾吗?一开始您似乎是不是很想来的。


“也没有,其实我挺庆幸来这档节目的。”他柔和地笑了笑,英俊,老道,没有差错,但轻易就看出,他在工作状态,“没什么遗憾,我觉得。这档节目对我的生活影响还是有的。”


他像是想到了是什么,又勾了勾嘴角,眼睛终于有了笑意,“似乎……还挺大的影响。”


是因为王凯老师吗?


“嗯。”他没有多做补充。


那您觉得重新选一次,您还会参加这档节目吗?


“嗯……我不知道。”乍一听,和刚才视频中的李逍遥相比,他的声音实在沉厚低哑得多了。


已经过了二十多年。


“因为我现在知道了结果,所以我无法替以前不知道的自己做决定。”


他沉默了一会,等主持人准备提问下一个问题的时候,他又开了口:“可是,我有一瞬间会想,也许我不该来。这里的生活太真实,真实到不像是一档综艺,而是真正的生活,将我生活的细节全部暴露。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参加综艺的原因。所以……以后可能不会再参加了吧。一次就够了。”


 


 


 


双人采访


 


访谈


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亲爱的客栈之后 。”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对对方有感觉的呢?先是王凯老师来说说吧。


胡歌抿了唇,王凯看他一眼笑道:“这种事情,哪有什么明确的头和尾呢?感情这事儿,也说不准的是吧?胡歌也是这么想的,这方面我们俩差不多。”


“嗯,是的。”


那面对出柜的压力,你们当时是怎么下这个决心的呢?


胡歌哼笑一声,柔声道:“都暴出来了嘛,就承认呗。”


王凯看了他一眼,似安抚似不赞同,说:“我们只是过自己的生活。压力是有的……可是,怎么说呢,当时觉得……既然都知道了,那就说出来吧。我们不偷不抢,爱自己想爱的人,还要偷偷摸摸,挺压抑的。我俩都不喜欢这样。”


 


 


 


多年后,胡歌再次做访谈。同一节目,个人单访。


 


是谁先追的谁呢?


是他吧。虽然说我也喜欢他,但是这方面他比我勇敢。他其实也挣扎过,但是他决定了就是决定了,就会跟我说。


 


他是怎么表白的呢?方便说吗?


“他说……哼。”胡歌哼笑一声,“他跟我说……胡歌,周国平老先生说过,幸福是一种苟且。不愿苟且者不可能幸福。”


 


哦……听得出来,王凯老师也是纠结过的。


胡歌无奈地笑了笑:“对。他的痛苦不会比我少。其实我们都知道,这种事情能忍就该忍,是实在忍不了才会说的。所以我被他打动了。”


 


您是怎么回应的呢?


“我……我想想。啊……他当时说还有一句。他跟我说……”胡歌舔了舔唇,嘴角噙着笑意,“哦对,他还问我,你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事情是什么。他问我,我敢不敢和他一起,更勇敢一点。”


他的眼神柔和下来,有一种类似于回忆的平静,“然后我就说好。”


 


马上就答应了吗?


“没有。过了大半个月吧。”


 


是什么时候,您觉得你真的要和王老师敲定这段感情呢?虽然我知道,这段感情会面临很大的压力,所以如果不是有一定的决心,一人一般都不会公开恋情,何况是同性之间。


“其实……是在三年前我和王凯坐在这里做访谈的时候。”


“很惊讶?其实……公开的时候,我们确实已经下了挺大的决心。可是如果说什么时候我觉得我真的有信心可以和这个人面对余生的所有,就是那次采访。”


“为什么?因为……我其实当时……挺尴尬的,就是问的那些问题吧……我个人是挺难回答的。”


“我俩当时……看起来挺理直气壮的,彼此之间也互相鼓励,可是我们……其实我们心照不宣都知道,都没底。我知道他也没底,可是那时候,他挡在我前面。”


 


您觉得很难回答,是因为……


“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因为当时我俩就坐在这,被问那些问题,我就有种被扒光衣服的感觉……很不好。最重要的是,那时候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的,压力很大。然后我也不知道要怎么答,说实话吧,其实我不大愿意被人问我们的事,不说吧,又觉得自己挺矫情,打太极吧,又觉得太明显了……然后,那天王凯几乎是帮我圆了所有的场。就是那天……我就觉得,其实我俩挺合适的。因为他不会说很在意这些,就算有压力,他也总是能很干脆地表达,他不想说的东西就是不想说,他会拒绝得比我要利落,嗯……看不出来?我俩差不多是吧?嗯,其实我也知道是差不多,但差就差在我们俩的心态吧。他不说,那就不说呗有什么。可是我……我知道我不说也没什么,可心里就是没他那么爽快吧,特别是状态不好的时候。就像他说的,我最外面那层壳儿是软的,被打一下立刻就见伤,得过一会儿才能缓过来。”


所以就是那次让你觉得你们俩可以长久地走下去是吗?


“算是……吧。嗯……”他的语气似乎又犹豫起来,却听得出,他只是说得拖沓而已,甚至还有些强行被掩饰的羞赧,“呵呵……毕竟,如果我找一个圈内的女朋友,女孩子是吧,总不能出面太多,我肯定是要维护她的,圈外人吧,就更怕她承受不住舆论压力,可是在感情方面,我真的不是很擅长怎么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和媒体大众们交代……我能做是能做,但是,王凯会比我做的要好吧。王凯的话,我和他在一起就会很放松吧,不用那么大压力,虽然是个男的,但是除了这点,也没什么不好,是吧?”


“哦。不,男的也好。”




他笑了笑,舒一口气般说出口:“他什么都挺好的。”













苏哥哥的小披风:

摘纪录:



就好像你会喜欢一个偶像,多半是因为那个偶像教会了你以前你不懂的道理,而他身上闪闪发光的那些属性使你也想拥有的。你想要变得更温暖,所以你喜欢温暖的人;你还相信梦想,所以你听关于梦想的歌;你想要变得更倔强,所以你喜欢倔强而努力的人。对于偶像最好的支持,不是多狂热,而是让别人知道,支持他们的人也是一群努力的人。
——卢思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


【凯歌】难得一遇

只此一生,若只一瞬,纵然今世相守一瞬,亦是一生


有理想:

我随便一写,大家随便一看。







在恋情暴露,他和胡歌的名字直直冲上热搜前,王凯正晒着暖洋洋的日头端着喷壶浇花,胡歌在书房里创作他的宝贝剧本。


前几天是在一起八年的纪念日,王凯请了个小长假,陪胡歌出国转了转,现在窝在家里腻歪两天养精蓄锐,准备迎接下周排的满满当当的通告。


“凯哥,你来看我这段写的怎么样?”胡歌指着屏幕,招呼着阳台上放空的王凯。
王凯应了一声抚抚植物的绿叶,放下喷壶去餐厅里倒了杯牛奶才慢悠悠地过去。
胡歌写剧本,写了挺久了,一写到精彩的段子就叫王凯先品一品,王凯一段一段地看过去,也知道了个大概。


他走到书房把牛奶放在胡小编跟前,胡歌把电脑放在一旁正开着声音看视频,背景音乐的声音老大,偶尔还能听到他的几句台词穿插在里面,王凯不明所以把头伸到对方屏幕前一看究竟。


“哥,你看这个,剪的太逗了我的妈哈哈哈哈——”


还没等王凯看清楚,胡歌把手机怼到王凯眼前后直接笑倒在床上。


“啥呀笑成这样?”
他把进度条拖到最前面看,视频大概就是,胡歌被一众跟他组过cp的男演员追求,最终被王凯拿下的搞笑故事。


王凯一边看一边盒盒盒,Up主大刀阔斧,黑科技遍地飞,惹的他连连称奇。


退出去一看,嚯,15年的视频,真是够久的。


“up主是个人才,火眼金睛,”王凯把胡歌拉到跟前,“一眼就看出我是你老公。”


“切,小人得志吧你!”胡歌揣他一脚夺过手机。


他握着手机准备找找有什么他压王凯的视频剪辑,搜索框的字还没打完,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蔡总?她怎么这个时候打给我......”


胡歌看着手机屏幕发懵,两人对看了一眼,咽了咽唾沫。


“喂蔡......”


“胡歌你知不知道闯了多大的祸!!!我就说迟早得出事你还不听我的!!这下看你怎么收场!!你知不知道......”


这大嗓门吓得胡歌一个哆嗦,他把手机拿远了点赶忙打断她说:“哎哎哎蔡总您冷静,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啊?”


“你自己去看微博!看完给我个解释!”


“哎等.....”


胡歌握着手机愣怔地看一眼王凯,对方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空气仿佛静止一般。


“额,她挂了。”


王凯呆愣一秒后,一溜烟冲出书房摸他的手机。


十五个未接来电,数不清的短消息。


“卧槽——谁拍的!?”


胡歌大喊一声光着脚出现在他眼前,王凯就着屏幕一看,是一张他和胡歌的合影,应该是在前几天在国外旅游被拍的。


“这也太不厚道了吧,拍就拍了,挂网上干嘛?!”胡歌飞快地点开热搜,一看差点直接晕过去,他和王凯的名字占了大半个热搜榜。


“好像是外国网友拍的,貌似不认识咱俩,挂在了自己的ins上还配了个彩虹旗,被挖到了就......”王凯倒是镇定地很,对着手机一边打字一边念叨。


“你怎么知道?”


“我工作室的人说的,现在他们都忙疯了盒盒盒盒盒......”王凯对着胡歌笑出一口大白牙。


胡歌再按掉一个电话,对没心没肺的王凯翻一个白眼,想看看网上的动静。


再一刷新:[您所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胡歌一声哀嚎栽进被子里,脸朝下举着胳膊朝身后的王凯晃悠。


“微博崩了,咱俩这么大流量呢?”


王凯爬上床躺在他边儿上,分出一只手揉揉胡老板的蘑菇头顶,瞥了一眼他手机上崩溃的微博界面。


“那可不,我宝贝儿就是顶流,不鸣则已,一鸣吓死他们!”


胡歌又按掉一个电话,哭丧着一张脸往王凯胳膊肘里钻,“王凯老师,你说这下怎么着?”


王凯翻了个身把胡歌一捞,对着脑门啵唧一下。


“你有主意了?”胡歌瞪着眼看他。


“没有。”


“要不......死不承认?”胡歌哆哆嗦嗦地讲。


王凯嘴角抽搐,干笑两声。


如果只是寻常结伴旅游的照片,最多是说他俩关系好,何至于吹这么大风。


况且照片还不是很清楚,远景,两人的面孔模糊,他还低着头,要不是他俩是公众人物,恐怕真没人能认得出来。
不过倒霉的是,王凯清楚地记得,那条街人迹罕至,他难得放松一次,牵着胡歌的手走了一段。
正正好被拍下来,解释都解释不清。


胡歌看着王凯对着那张照片发呆,他刚刚微博上也没仔细看,猝不及防的出柜让他措手不及,手机不停地震动,他干脆关了机。


这下冷静过来细看,照片拍的正是他们在北欧的小镇上散步的时候,他走在王凯侧后方偏头看他,王凯低着头微笑,稀薄的阳光正好撒他在半边脸上,五指跟他交缠在一起。


身后是低矮的建筑群,脚下长长的石子路延伸到远方。
正是岁月静好的一幕。
“唔,拍的真不错......”胡歌托着下巴感叹。


“我觉得也是,”王凯长按存了图,“咱俩都没有这样的照片。”


「等着,我跟你们胡老板商量商量咋办」


王凯扔下这句话在工作群里就关了机。


说是商量,其实也没啥好商量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死不承认含糊过去,现代上网的人记性都不好,时间长了谁还关注他俩。


可是明明白白的照片摆在那儿,谁也不瞎不是?


胡歌趴在他背上发呆,王凯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ipad,打开音乐塞一只耳机给胡歌。


从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朋友反对父母抗议,压力实在大。他尚且能松口气,工作室他是老板,还有个妹妹支持。胡歌只是孤身一人在父母和亲朋之间周旋,筋疲力尽。


那几年王凯每每见胡歌,对方通红的眼眶和满脸的疲惫几乎让他撑不下去。


有一次俩人约在北京见面,他飞机晚点,很晚才到家,开门进去看见客厅亮着灯,胡歌在沙发上昏睡着,他那么大的个头抱着王凯的外套,生生蜷在沙发一角。


王凯跑过去给他盖上被子,一摸他的宝贝,额头滚烫发着烧。


他喊胡歌起来,自己跑去找退烧药,翻着药箱视线就模糊了,王凯掐着大腿使劲把眼泪咽下去。


他想退缩了,他实在不忍心看胡歌受委屈。


可是他没想到,在两人之间看起来更强势更坚持一点的他,论起执拗和固执,还是胡歌更胜一筹。


于是磕磕碰碰过去这么多年,王凯早就想开了,他俩这段爱情能捱这么久,那就是天注定,就得走到尽头。


其实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俩一直挺小心的,从来也没出过什么差错,偶尔被媒体拍到在一块也没啥,俩单身大老爷们在一块谁往别处想,更何况胡歌隔三差五还被动谈个恋爱结个婚什么的。


况且现代人记性都不好,时间长了谁还关注两个四十多的老男人的私人生活,若是运气好,说不准能活到能承认的时候。
只没想到对敌斗争这么多年,没栽在媒体手里,被一个压根不认识他俩的外国朋友意外捅了出来。


出柜也就出柜,反正他也不是贪恋娱乐圈,说清楚也好,胡歌和王凯,本来茫茫人海中的一对平凡爱人。
这么多年躲躲藏藏也是挺累。


王凯看看认真听歌的胡歌,想了想说:“胡老板,要不,承认算了?”


胡歌登地爬起来挺直腰板,居高临下看着口出狂言的爱人,扯下耳机扔在他身上。


“承认什么!?你疯啦?不想在圈里混了?不想拍戏了?还有你的工作室,跟着你喝西北风去?”


胡歌的嘴机关枪一样突突突,打的王凯脑仁疼。


王凯也知道,现在承认对他才是致命打击,胡歌这些年本来就渐渐在往幕后退,也就演演话剧,认真写剧本,基本上是半隐退状态。他可不一样,通告代言一大堆,还有戏没拍,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不过王凯听着一只耳机里放着的歌,一抡胳膊把正盘着腿愁眉苦脸的胡歌放倒在身边,把另一只耳机重新塞给他。


“你听。”


胡歌听到歌里唱:


天要挡我带着你开新路*


力量是你我都相信


相爱令我忘忧 从而为你分忧


准我用一生挽着你手 直冲开最难过关口


为着你我所有艰苦都接受


......


王凯打开手机,不管一堆未接来电和短信,点开微信嘱咐几句。


他想,总不能一直让他的宝贝冲在前面受委屈。


“宝贝儿,出吧要不?”


胡歌眼眶通红,看着他哥对他温柔的笑,霸气地大手一挥,出就出!


微博瘫痪了四五个小时之后,又在两人的推波助澜之下瘫痪了一整天。


在出柜后的第二天,两人大清早躺在床上聊天。


“行,这辈子风光这么一次也值了!”王凯刷着微博没心没肺地盒盒盒,引来胡歌一阵白眼。


梅长苏是谁的人,现在朝野上下都清楚了。
“明天你那机票可以退了,正好陪着大爷我再过一阵子清闲日子。”


“那我想拍戏了怎么办?”


“拍个屁,等着吧。”


“要没人找你,就跟我去演话剧也挺好。”


“谁说没戏拍,你那个剧本不就是给我写的?”


“谁、谁说要找你演了?”胡歌脸一下憋得通红。


“难不成你还要找别人?”


“是啊,您可是大明星,我哪里有钱请得起你。”


“再说,现在这状况,谁还给我投资?”


“我投,你导我演,我带资进组。”


王凯一个反手把胡歌的手腕握住,一翻身把大导演压在床上。
“请不起的话,胡老板可以肉偿嘛。”
随即对着身下的人一阵上下其手,王凯掐着对方腰上的肉,心里想胡老板最近吃胖了些。
胡歌不甘心被压在身下,狠狠对着王凯的下巴乱啃,蹭的他满脸唾沫。
“配角都不给你!”
王凯的嘴角咧到耳朵根,一个用力拉下胡歌和他同款的家居裤,不意外地听到对方猛吸一口气。
“导演我都睡了,不给个主角演演,岂不是显得你太便宜了?”
“哎你……”
“宝贝儿乖~”


 


 


微博上王凯和胡歌的公开微博被转发了百万条。


「终生不渝 天塌下来 只需挽着手* @胡歌」


配图是那张被胡歌称赞光影完美的合照。


胡歌转发,配字:


「我的难得一遇 @王凯kkw」


 


 


 


 


 


 


 


*林奕匡「难得一遇」歌词


 


 

好难过好难过呀


微博上的什么女权党仿佛已经魔怔了。。。。就连先生这个词都不放过。反正我始终觉得,能被称为先生的女性一定都在她们的行业有极高的地位和贡献的人,是值得我学习的人。非扯性别平等干嘛


作为最初几个搭理那个神经病的人之一,我还是觉得应该和大家说声抱歉,我想着,要不是我当时回复她那一条说凯凯是预备男友的博文没有仔细看,然后被她抓了空子,而且后来无聊又想逗逗这个神经病看看她还有什么能说的,就不会让她这么自我高潮觉得自己很了不得了。

大家都屏蔽她吧,或者不理她也行,因为我感觉要是当成神经病看,她确实挺搞笑的(我尴尬地笑了)

然后,她说的那几个lof账号以及所谓的那个猫川yuki的知乎账号都不存在;同名微博也被人家kf挂黑了,只不过我很生气的是由于那个账号点赞了gg的一条微博就被下面的纯粉当gg粉骂!!!不能忍!!

最后还是想和大家说要以我为鉴,咱们圈虽然冷,但还是有可能来这种神经病的,大家以后评论的时候要注意看清她们的属性,不要被这种牛皮糖贴上。。。

打扰大家啦。抱歉。🌹🌹🌹🌹(我也不知道我说的啥,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啦。。。啦啦)